(雷安)我不喜歡悲劇

預警!有原創角色!ooc!

小學生文筆!第一人稱注意!


幽暗的室內僅靠著搖曳的燭火與微弱的月光視物,打字機規律的「喀噠」聲使人感到困倦,我正為故事畫下句點。

一個沒有名氣的作家,這就是我。

最終,王子與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……我總是這麼寫,因為我不喜歡悲劇。

但是人們更喜歡悲劇。

悲劇總是淒美且令人動容,而且現實並不美滿,幸福快樂的結局只會讓人覺得格外諷刺……

可我還是不喜歡悲劇。

酒吧總是充斥著喧譁的笑鬧聲。

在我推開門的瞬間嘎然而止,然後又迅速的恢復吵鬧。

「作家小姐!」

有幾個人向我打招呼,我點了點頭回應,然後坐在我一直以來的位子。

吧檯旁的高腳椅。

還未等我開口,老闆便推來一杯果酒,濃度不高。

「謝謝。」

我對於喝酒興趣不大,酒量也不怎麼樣,但我喜歡酒吧。

形形色色的人們、形形色色的故事……交織著現實與虛幻、悲傷與快樂,這就是酒吧。

店裡的常客們總是會告訴我各式各樣的消息和故事,雖然他們從不看我的書。

透明的酒杯在燈光下折射著光,甜膩的果酒滑過我的喉頭,有一個人在我身旁坐了下來。

巷尾鞋舖老闆的不成材兒子。我在心裡想著。

會在大白天就來這裡喝酒的,除了旅客就只有游手好閒的廢人。

不過大概在他們眼中,我也差不多就是了。

「欸,作家小姐!你知道嗎?」他一臉神秘的看著我,「中心廣場出現了一個奇怪的人!」

「奇怪的人?」我被吊起了興趣,趕忙問道。

「是啊!」他說「那個人穿著一身破爛的斗篷,還拿著一張泛黃的畫紙,逢人就說:『我在找一個人,請問你有看過他嗎?』然後把手中的畫紙拿給對方看。」

「那他找到人了嗎?」

「沒有。」他搖了搖頭「畫紙上的人根本沒人見過,應該不是我們鎮上的人。」

「那個人現在在中心廣場嗎?」

「大概吧?」他不甚確定的回答「怎麼?你要去嗎?」

「嗯。」我放下酒杯站起身子。

我想要知道他的故事。

「不好意思,小姐!」那個人向我搭話「我正在找一個人……」

他將手中的畫像朝向我。

上面畫的是一名男性,表情看起來桀驁不馴,最顯著的特徵是……

頭上綁了個星星帶子。

「請問你有見過他嗎?」

我從未見過綁著星星帶子的人。

「抱歉。」我搖頭「我沒見過。」

「是嗎……」他看起來有些失落「還是謝謝你了。」

他對我笑了笑,便打算離開。

看著他略顯落寞的笑容……「那個!」

我叫住了他。

他有些疑惑的看向我,這讓我不禁感到緊張,畢竟我們並不認識。

而且接下來我的問題有點唐突。

「如果可以的話……方便告訴我你的故事嗎?」

騎士與海盜在一場比賽中相遇。

剛開始,他們互看不順眼,兩人一見面總是打架。

「惡黨!」騎士總是這麼叫著海盜。

而海盜則稱呼騎士為「傻逼騎士」。

比賽依舊在進行,他們也從未停止打架……

即使是在他們互相成為了戀人之後。

是的,騎士和海盜成為了彼此的戀人 。

或許是習慣了對方的存在,又或者是其他什麼的原因……他們自己也說不上來。

畢竟情愛就是如此奇妙的事物。

「但是……」他露出了略顯苦澀的表情「我們終究是在比賽上。」

「那個比賽究竟是……?」我問到。

「凹凸大賽可以實現你的夢想。」他說「只要你成為第一。」

「失敗者連性命的不被允許。」

「那你的戀人……他還活著嗎?」

「我不知道。」他搖頭「我不知道。」

在比賽的最後一場競試中,騎士被當時的第一名給攻擊了。

但海盜替騎士擋下了最危險的攻擊。

騎士第一次聽到海盜叫自己的名字,而不是開玩笑般喊他「傻逼騎士」。

受了重傷的海盜被同伴帶走,再也沒有出現在騎士眼前。

最後騎士從大賽中逃跑,開始尋找失去蹤影的海盜。

「如果有一天我遇到你的戀人……」我抬頭望向他「我會告訴他,有人在找他。」

「謝謝。」他說。

臉上是我看不明白的表情。

大約一周後,那個人離開了小鎮。

而我寫的故事也即將邁入尾聲。

四處旅行尋找戀人的騎士來到了一座小鎮。

在那裡,他遇見了作家。

騎士對作家說:「我在找我的愛人,他是個海盜。」

「我沒見過海盜。」作家說「但如果我遇見了,我會和他說:有一個騎士在找你。」

「謝謝。」

「那麼……」作家對騎士說「你可以告訴我你的故事嗎?」

騎士答應了。

幾天後,騎士離開了小鎮。

我不喜歡悲劇。

11.

幾周後,小鎮來了一個海盜。

於是作家對海盜說:「有一個騎士在找你。」

海盜向作家道了謝,便離開小鎮。

幾個月後,作家再次看見了騎士……

而海盜就在他的身旁。

作家最後遇到了海盜,也再次見到了騎士。

12.

但我從未遇見名為雷獅的海盜。

也沒有再見過叫做安迷修的騎士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@千羽 夜月(音魁) 


评论(1)
热度(9)

© 雨宮神御 | Powered by LOFTER